? 365bet滚球_365bet网页_365bet足彩 365bet滚球_365bet网页_365bet足彩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详情
野??鹤??滩
2019-08-20 09:54???来源:???浏览:0
分享到:

川剧喜剧

?

? ?

?

(灯调? 高腔)

?

(根据川剧传统戏改编)

?

2006年春节演出本)

?

编剧???? 吴晓飞

?

?

剧中人

李二哥(丑)???? 魏降香(花旦)??? 高太爷(官衣丑)

黄太爷(官衣丑) 魏张氏(旦)? 呆米娃(娃娃丑)

左师爷(丑)???? 右师爷(丑)??? 吕思旺(褶子丑)

? 二(丑)???? 胖仵作(襟襟丑)? 瘦仵作(襟襟丑)

? 役(丑)

?


?

[舞台是具有浓郁川西农村风味的剪纸装饰。

[幕前唱(民歌风):

??????? 两县之交野鹤滩,

???? ???野鹤滩的奇案有点玄。

??????? 要把奇案理伸展,

??????? 大老爷输给了小乡官……

[幕启。夜。一弯残月挂在天边。

[吕思旺醉醺醺走上。

吕思旺? (唱)幺店子打个尖喝得喉咙打酒嗝(儿),

这个酒醉脚杆走路尽在打偏偏(儿)。

最爱这乡坝头的烧老二……

(白)五经魁首 八仙过海

(接唱)下的是兔脑壳、鹅翅膀(儿)、花生米(儿)、豆腐干(儿)、??????? 豌豆胡豆毛豆杆(儿)——

巴适得要吞舌头(儿)!

再来几杯儿……

???????? (白)要倒,要倒!

(烂醉如泥,醉倒地上)

[牛二推鸡公车上。

牛 二?? (白)走呀!

(唱)进了城卖了米回转家去,

鸡公车唱着歌咕叽咕叽。

遇坡坡加把劲冲、冲、冲不过去——

原来这拦路鬼烂醉如泥!

??????? 喂!你是哪个?咋个在路中间就睡着了?(欲拖他)哎呀,才是吕老爷嘛?

吕思旺? 啊……牛二呀?来陪我喝几杯……

? ? 吕老爷,我进城卖完米回家。原来你老人家在这里醉梦周公,我的车子推不过去。

吕思旺? 你把我推回去,我多给你银子买酒喝……

? ? 也好,你出钱,我出力,生意就成交了。(搀他躺在车上)上货!装车!走啊——(推车圆场)

?????? (唱)想不到顺手就捡笔生意,

???????????? 早推米夜推人反正都是推东西。

???????????? 惟愿你每晚上都醉卧这里,

???????????? 惟愿我每晚上都挣你一笔。

???????????? 推着车鼓起劲我猛跑一气——

?????? [牛二推车猛跑。车翻,吕思旺被摔,头跌出血。

?????? (唱)这一跤跌了一个猪拱泥!

? ? (猛省)这一跤……(四看)咋个又跌到了野鹤滩。吕老爷,(摇他)吕老爷……(摸他。手上沾血,嗅)哎呀我的个天倌老子咧!这是血!(再试鼻息)拐了,没得气了!吕老爷,我想去你府上报丧……哎呀!去不得,我说不清楚他的死因?只怕还猫抓糍粑脱不倒爪爪!吕老爷,你不是我害死的,你的银子我也不要了,将就这床篾席舍给你盖起。脚板上抹清油——我快溜、溜、溜啊!(推车急忙跑下)

?????? [ 内声:“李二哥,慢走哦”,李二哥回答:“走得慢”。

?????? [乡约李二哥打着灯笼上。

李二哥 (唱)适才大摆口舌阵,

???????????? 帮陈姓分家断公平。

???????????? 为了那一根筷子分不净,

???????????? 妯不让来娌也争。

???? ????????我拿起菜刀从中宰,

???????????? 一根筷子两半分。

???????????? 嫂子年长得大头,

???????????? 弟媳吃亏得小根。

???????????? 都说我乡约断得很公正,

???????????? 才摆上苕干酒和豌豆、胡豆、落花生。

???????????? 和睦睦分家酒喝得尽兴,

???????????? 都夸我李二哥是爱民如子的公事人!

??????? 噫,一床篾席?拿回去,明天再找失主。(拉篾席,见席下有人,大骇)哎呀!不是拾物招领,而是人命关天!喂,你是谁?叫何名讳?咋个死在这儿?说个来龙去脉我好找人收尸……唉!我也糊涂,明明是沟渠饿殍,一个路毙。我去问他?路毙呀路毙,算你命好,碰到了我这个急公好义的乡约大人了!不准乱动,我去报官好为你验尸……哎呀莫忙啊!

(唱)野鹤滩横跨着两县的边边,

这路毙又倒在两县的中间。

报这边又害怕那边不管,

报那边又害怕这边弯酸。

倒不如两边报总有一边要来管,

只怕是这双草鞋要跑成—个烂圈圈!

???????? 停,这样子跑,只怕要跑到明天早上都跑不拢,不忙,

???????? 待我往这边大跨一步拢了。禀老爷。

高太爷? (内声)啥子事?

李二哥?? 野鹤滩发现男性路毙!

高太爷? (内声)晓得啰!

李二哥? 请老爷速到现场验尸!

高太爷? (内声)等我把衣服裤儿穿好哆!

李二哥?? 老爷,你要快点!

高太爷? 罗嗦!

李二哥? 嘿嘿,催一下总要好点嘛!

高太爷? (内声)晓得啰!莫忙。

李二哥?? 我再往那边再大跨一步,嘿嘿,又拢啰,禀老爷,野鹤滩发现男性路毙!

黄太爷? (内声)晓得啰!

李二哥? 请太爷速到现场验尸!

黄太爷? (内声)等老爷把梦做完哆!

李二哥?? 老爷,你快点!

黄太爷? 罗唣!

李二哥? 嘿嘿,催一下总要好点嘛!就是不晓得他们来不来。管他的哟,我到口子上去等着,不想来一摞,总要来一个……(下)

魏降香? (内声)呆米娃!你走快点!

呆米娃? (内声)走嘛!

????? [两姐弟背着柴草,疲惫不堪地走上。

魏降香? (唱)野鹤滩是姐弟自在的天堂,

????????????? 却不如自在野鹤任飞翔。

????????????? 回到家低眉垂眼奴仆一样,

????????????? 回到家挨打受骂是家常。

????????????? 李二哥常帮姐弟把公道讲,

????????????? 多少次他棍棒下怒斥后娘救降香。

????????????? 我与他两情相悦爱在心上,

????????????? 我与他相互牵心又挂肠。

????????????? 爹娘坟前我默默在把心事想,

????????????? 愿爹娘保佑我嫁个知心的郎……

魏降香? 呆米娃,咋个走倒走倒就睡着了?

呆米娃? 不睡觉,肚子饿得更慌。

魏降香 (哄他)呆米娃,娘煮了一大锅红苕,等我们回去吃个够!

呆米娃? 娘?娘睡在野鹤滩坟堆堆头的,不是刚才去看我爹娘的坟,我们早就回屋了!

魏降香? 呆米娃,一会儿见了后娘,你不要说呀!

呆米娃? 不说,不说,说了就是牙奸婆,牙奸婆……

魏降香? 对了,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嘛!快点走。

?????? [呆米娃被吕思旺绊倒。

呆米娃? 走嘛。哎哟!鬼扯脚,绊倒啰。

魏降香? 绊倒了自己爬起来嘛!

呆米娃? (对吕)你这个东西,不长眼睛,我给你一脚!

吕思旺? (负痛喊叫)哎哟……

魏降香? (看吕)啊,他是昨天在我们幺店子喝酒的客人吕思旺吕老爷。肯定病了,呆米娃,赶快把他扶到幺店子头去……

呆米娃? (打喷嚏)噫,要出事……

??????? [魏降香和呆米娃扶吕急下。地上留着篾席。????

[切光。

? ?????[晨。

?????? [两衙役扛着两根粗大的竹竿,竿中间绑着“秋

千”,高太爷坐上面。左师爷、胖仵作跟在两旁。

[另一边两衙役同样扛着两根粗大的竹竿,竿中间绑着“秋千”,黄太爷坐在上面,右师爷、瘦仵作跟在两旁。

[李二哥跑到路口,站在两县的界线上迎候。

? (帮)大老爷要验路毙,

坐起轿一路如飞!

? ?? 走!

高太爷? (唱)正打算睡一个回笼瞌睡,

乡约来报路毙把爷急催。

黄太爷? (唱)正打算翻个身睡个懒瞌睡,

乡约报有路毙火烧双眉。

左师爷? (唱)大老爷在怜悯饿殍死鬼,

右师爷? (唱)借办差下乡来轻松一回。

? ? (唱)上坡坡——

高、黄? (唱)金灿灿菜子花香把人醉!

? ? (唱)下坎坎——

高、黄? (唱)波粼粼水畔茅舍冒晨炊。

? ? (唱)这就是野鹤滩——

高、黄? (唱)野鹤滩的白鹤肉天下美味,

? ? (齐)天下美味!

高太爷? (唱)腌、卤、炸、焖,

黄太爷? (唱)蒸、炒、烧、煨,

高、黄? (唱)哎呀呀!

不当太爷也不亏!

? ? (齐)哎呀呀,

不当太爷也不亏!

黄太爷? 搁倒,不当太爷,咋个不亏?

? ? 你们在唱的。

高太爷? 那是唱给底下(指台下观众)看戏的听的!

? ? 假打。

高、黄? 不当太爷,当然亏哦!

? ? 对嘛!

??????? (唱)哎呀呀,不当太爷当然亏!

??????? 对!

李二哥? 野鹤滩乡约迎接两位老爷!

高、黄? 一旁候着!下轿—

高太爷? (招呼黄太爷)啊,那是黄年兄,有礼了!

黄太爷? (招呼高太爷)啊,那是高兄台,有礼了!

高太爷? 两县之交,发现路毙,就同审同验!

黄太爷? 虽是两县之交,好在乡约只是一人,好办好办!

左师爷? 乡约!

李二哥? 师爷。

左师爷? 我们太爷亲到野鹤滩办案,非常辛苦。派几个人去抓几只野白鹤,做成九斗碗,再拣几筐白鹤蛋,我们好带回县衙。

李二哥? 左师爷,本地规矩,不准抓野鹤,不准拣鹤蛋。

左师爷? 情况特殊,下不为例。

李二哥? 我是一方乡约,我定的乡规民约……

左师爷? 你以为乡约好大个官?乡规民约管不倒上司衙门!

右师爷? 乡约!

李二哥? 师爷,来了。

右师爷? 你一声禀报我们老爷就来办案了,我们也不收你的办案费。你派几个人去抓几只野白鹤,做成九斗碗,再去拣几筐野鹤蛋,我们带回县衙。

李二哥? 师爷,本地规矩,不准抓野鹤,不准拣野鹤蛋。

右师爷? 情况特殊,下不为例。

李二哥? 我是一方乡约,我订的乡规民约……

右师爷? 你以为乡约好大个官,乡规民约管不倒上司衙门!

李二哥? 二位老爷!我是请你们来验路毙的啊?

高太爷? 对头,路毙何在?

李二哥? 就在这野鹤滩路口,两县交界之处!

高、黄? 升堂!

? ? 吼呀。

高太爷? 合作愉快!

黄太爷? 愉快合作!

高、黄? 传乡约!

李二哥? 叩见二位老爷。

高、黄? 如何发现路毙,从实禀爷。

高、黄? 传乡约!

李二哥? 见过老爷。二位老爷,你们虽各管一边,但同审一案,请二位同审同问,小的说得清楚,你们听得明白,小的才好办。

高太爷? 要得!

黄太爷? 高见!

高、黄? 一起来!

高、黄? 如何发现路毙,从实禀爷。

李二哥? 禀老爷,小的昨晚为陈家弟兄主持分家的时候,夜过野鹤滩路口的时候,见着一张篾席的时候,发现篾席之下掩盖一具男尸的时候,而且是躺在两县之交的时候,断定他就是路毙的时候,就两趟子跑到两个县衙给两位老爷报告的时候,简直是要跑断气的时候,怕你们都不得来的时候,哪晓得两个都来了的时候……

高、黄? 你哪有那么多“时候”呵?

李二哥? 老爷,小的身为乡约,管理一方百姓的时候。时常要与上司衙门打交道的时候,谈公事的时候。塾师庹先生教我抛文的时候,才显得有文化内涵的时候……

高、黄? 又来啰,又来啰。这个时候,传仵作。

两仵作? 仵作侍候。

高、黄? 验尸。

两仵作? 禀,揭席!禀,验尸——

????? [两仵作揭开篾席,席下空空,众人惊诧。

两仵作? 禀老爷,席下无人,没得搞头!

李二哥? 啊……

??????? (唱)篾席下突然间空空如也,

????????????? 为什么不见了路毙之客?

两仵作? (唱)验尸官无尸验你太“俚扯”,

两师爷? (唱)欺官府报假案你居心叵测。

高太爷? (唱)我看你想坐那免费监舍,

黄太爷? (唱)我看你名堂多敢欺骗老爷。

两师爷? 跪下!

两仵作? 低头!

? ? 吼啊…

高太爷? (唱)敢用路毙来骗爷,

????????????? 有啥隐情快坦白!

黄太爷? (唱)弄虚作假太缺德,

????????????? 快把真象说明白!

李二哥? (唱)也许路毙未闭气——

两师爷? (唱)鬼扯!

李二哥? (唱)也许死人回家歇——

两仵作? (唱)胡扯!

李二哥? (唱)也许野狗宵了夜——

? ? (唱)瞎扯!

李二哥? (唱)乡约实在不晓得!

高太爷? 嘿嘿(唱)这件事就是你惊风活扯,

????????????? 这件事就是你捉弄老爷。

黄太爷? (唱)生见人死见尸祸由你惹,

????????????? 爷决不糊里糊涂把案结!

? ? (唱)决不把案结。

李二哥? 老爷,冤枉呵!

左师爷? 你自己做的事,你还喊冤?

右师爷? 你还跪着干啥,快去找嘛!

李二哥? 找?我到哪里去找?硬是“汤”倒了哟!噫,要出事……

?????? [切光。

??? [魏张氏怒气冲冲地上。

魏张氏? 呆米娃,呆米娃!

哎!(念)当后娘变成老妈子,

死男人又成了寡母子。

野鹤滩开个幺店子,

迎来送往养活三口子。

呆米娃!背时的!

呆米娃? (睡意未消地上)喊啥子嘛……

魏张氏? 硬是霉不醒。

呆米娃? 人家刚刚梦倒在吃“嘎嘎”,你就在喊……

魏张氏? 那个马打个滚就算睡觉了,你享福多了。你姐呢?

呆米娃? 我姐姐心好好呵!昨天晚上,她救了一个小伙子!

魏张氏? (一惊)小伙子!

呆米娃? 她把他救回来,又灌醋,又灌醒酒汤,过了一哈哈儿,他就活过来了。

魏张氏? 扯谎,我咋不晓得?

呆米娃? 你睡得像个猪一样,驾势扯噗鼾。嘻嘻嘻…

魏张氏? 笑!人呢?

呆米娃? 姐姐送他走了。

魏张氏? 你姐呢?

呆米娃? 野鹤滩拣柴去了。她说反正天都亮了,不想睡了。

魏张氏? 哼,硬是女生外向,碰到一个男人,高兴得连觉都不想睡了。呆米娃,来,娘给你吃个热鸡蛋。

呆米娃? 鸡蛋呀!

魏张氏? 你们昨天到野鹤滩拣柴割草,咋个耽搁那么久?

呆米娃? 我要吃鸡蛋……

魏张氏? 说了就吃。

呆米娃? 看亲爹亲妈的坟去了……姐喊我不给你说。

魏张氏? (惊)呆米娃,来拿倒。(递个熟鸡蛋给他)快到野鹤滩去抓几只野白鹤,娘要做野味九斗碗。喊你姐多拣些白鹤蛋回来。

呆米娃? 不准抓野白鹤是乡头的规矩呵?

魏张氏? 乡约吩咐的。快去!

呆米娃? 李二哥说的吗那就去嘛。我们每次挨打,人家李二哥都护倒我们。姐姐背不动柴禾了,他……

魏张氏? 叨叨叨,灯影(儿)抠背你牛皮痒呀?

[呆米娃吓得伸舌头。急下。

魏张氏? 哼!这个天打五雷劈的死女子,不晓得在她亲爹亲娘坟前说了我好多坏话,诅了我好多咒啊!还敢把小伙子弄倒屋头来!这个女娃子再不管要出事啊……

??????? (唱)常言道挑土进屋是填房,

????????????? 填房的女人是后娘。

????????????? 魏张氏填房多年无生养,

????????????? 短命夫他又去见了阎王。

降香女对乡约有几分情爱和向往,

????????????? 穷家女哪能嫁泥脚杆郎。

????????????? 这十里八村富甲一方吕思旺,

????????????? 我要让降香去做他的三四房。

????????????? 到那时呆米娃有靠我把心放,

????????????? 当后娘也不会老境凄凉。

????????????? 怎能够又跟个男人来沾上,

????????????? 传出去魏家的老脸要丢光!

??????? [魏降香背柴禾上。

魏降香? 娘!今天的柴禾够烧啰!

魏张氏? 降香,拣了那么多柴,怪不得个个都夸我们降香能干哩!

魏降香? 李二哥要在我们幺店子招待两个县太爷,我就多拣了些疙篼柴,熬火。

魏张氏? 李二哥是在成全我们的生意。

魏降香? 李二哥急公好义,人家人好心善,为了当好这个乡约,又跑腿,又贴钱,把屋头都弄穷了,连婚都没有结……

魏张氏 (不悦)你才说得出口!他没有结婚把你急了?

魏降香? 我夸几句李二哥又咋个了嘛?不是他呀,我……

魏张氏? 你咋个?少挨几顿打?

魏降香 (调皮地)是呵!他说了,只要你再打我,就喊他!

魏张氏 (怒)你少拿他来压我!乡坝头的女娃子,人长大了,心就野了,见不得小伙子!不是说这个好,就是爱那个俏。也不管白天黑夜,也不问人家是猫是狗是猪,还要弄倒我屋头来勾而麻杂,羞死先人!

魏降香? 你在骂哪个?

魏张氏? 哪个心虚就骂哪个!

魏降香? 我就不虚,昨天晚上我就救了一个小伙子。

魏张氏? 小伙子?那个小伙子姓啥子哦?

魏降香? 就是当地的米粮大户吕思旺,吕老爷!

魏张氏? 吕思旺,这才好呀!

??????? (唱)万不想她救的是吕思旺,

????????????? 这一阵喜得我心头发慌。

????????????? 谁不知他有钱、有势、人模人样,

????????????? 把降香嫁给他……

????????????? 全家从此不得饿“蟒蟒”。

????????????? 三朵花儿开,

????????????? 一呀一朵美鲜花。

降香,妈的乖女儿,妈对你的婚事早有打算,妈就是给你找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穿绸挂缎,终生不愁”的人家。

魏降香? 你说的啥子哟?

魏张氏? 啥子?妈就是把你嫁给米粮大户吕思旺。

魏降香? 再有钱的人家,我也不得去当小——去填房……(立即噤口)

魏张氏? (大怒)哟哟哟!你敢骂老娘是填房的呀!我填房招惹了你?我填房虐待你了?(抓起一根木柴狠狠打她)

魏降香? 娘!我说错了……老娘就要要把你嫁给吕思旺,去填房!

魏降香? 要填房我就去死!

魏张氏? 死?大河没得盖盖,你去跳!屋梁上有的是绳绳,你去吊!耗子药就在你面前,你去吃!给老娘打拗卦,有好日子给你过!(忿忿下)

魏降香 (抚伤,气极)这才气人啰!

??????? (唱)无端地遭羞辱泪流血淌,

????????????? 毒言语刺痛心来割断肠。

????????????? 待傻弟我成半个娘一样,

????????????? 孝继母我比奴婢还凄凉,

????????????? 店铺经营又全在我身上,

????????????? 这无端的猜疑,

让青春少女尽把苦难尝!

又逼我嫁给吕思旺,

降香纵死不填房,

????????????? 我去找李二哥跟她把理讲,

????????????? 又怕她胡言乱语把二哥来中伤。

罢罢罢!

不如彻底脱苦难,

????????????? 用性命把降香清白伸张!

???????? [ 打杂师上场,递耗子药与降香,白:耗子药。

??????? [魏降香接过耗子药,猛吞下。瞬间神色大变,痛苦挣扎,倒地。

??????? [魏张氏上。

魏张氏? 降香,还在做你的好梦呀——(见降香倒地。看药包)降香,哎呀死女

子!娘就是个乌鸦嘴,火炮性,你咋就想不开……(喊)呆米娃!快来呵!

??????? [呆米娃急上。

呆米娃? 大白天抓不到野鹤。

魏张氏? 你姐出事了!

呆米娃? 姐姐咋个了?

魏张氏? 咋个了?给我赌气,吃了耗子药……

呆米娃? 我不信!

魏张氏? 不信你看嘛!

呆米娃? (急呼)姐姐!姐姐……未必姐就这样戳脱了呀?我去找李二哥——

魏张氏? 他在陪县大老爷审案。这样,先把你姐抬到屋头去,天黑了弄到野鹤滩去埋。

呆米娃? 姐姐呀,你就这样莫名莫堂的就死啦,你死啦那个来管我哦,姐姐……

魏张氏? 不准哭!再哭老娘拿扁担来把你也打死!

呆米娃? 不哭就不哭(背身)背倒你我晓得阴倒哭!

魏张氏? 把她弄起走。

????? [魏张氏与呆米娃去抬降香。

????? [李二哥垂头丧气地走上。

李二哥? 魏二嫂,降香咋个了?

魏降香? 这个死女子,跟我赌气,吃了耗子药!

李二哥 (急呼)降香!降香(奔下,颓丧地慢上)降香!降香,你咋个就想不开啊!魏二嫂,人命关天,你不向我乡约报案,要私自处置呀?

魏张氏? 本来是要给你报案的,你在陪县大老爷。

李二哥? 狡辩!一定是你害死了降香!

魏张氏? 啥哟!我再说是当后娘的吗也不会害命嘛?她死了对我哪些好?我的幺店子连帮手都没得了……

呆米娃? 姐姐!快说呀!只有你才晓得你是咋个死的嘛……

李二哥? 哎!咋个死人的事都拿给我遇到了呵!

????? [两师爷急上。

左师爷 乡约!县太爷饿起肚皮在等你!你不去找路毙跑到这儿来干啥——

右师爷 (见降香)搞了半天,路毙都在这里?

李二哥? 师爷,她不是路毙,是才死的……

左师爷? 路毙不是才死的,

右师爷? 未必还有腌腊的?

李二哥? 哎呀,她是降……

左师爷? 犟,你才有点犟!你知道了路毙不禀报太爷,想把我们都要饿成路毙呀?

右师爷? 听着:路毙放在这里不准搬动!,我去请太爷立即过来验尸审案!

[两师爷急下。

李二哥? 哎哟!麻丝丝绞竹丝丝,理不伸展了……

呆米娃? (打喷嚏)呵欠!还要出事……

?????? [切光。

[紧接前场。篾席下盖着魏降香。

(帮)公堂设在幺店子,

????? 要审这桩千古奇。

? ? 升堂——

??????? [两县太爷、两师爷、两仵作和双方衙役上。

? ?? 好吃!好吃!继续,辛苦!

李二哥? 老爷,请吃饭。

高太爷? 未审案,不吃饭。

李二哥 ?老爷,请吃饭。

黄太爷? 未审案,不吃饭?

两师爷? 案子审得久,不如边审边喝酒?

高、黄? 只要不是吃饭,可以喝点酒。对!

高太爷? 请教年兄,这路毙已经不在原地,该如何审理呀?

黄太爷? 虽然不在原处,但基本还在两县之交,我们同审同问。

高太爷? 合作愉快!

黄太爷? 愉快合作!

李二哥? 上菜啰—

??????? [衙役摆好板凳桌子,两位太爷分别上桌。

[李二哥引魏张氏和呆米娃分别上菜。

魏张氏? 呆米娃这边。

李二哥? (唱)乡坝头粗茶淡饭不成敬意,

????????????? 苞谷酒泡的是大枣枸杞。

高、黄? (唱)叫师爷做笔录不得大意,

李二哥? (唱)请老爷尝一砣椒麻怪味鸡。

高太爷? (唱)叫仵作立即开始验路毙,

黄太爷? (唱)叫仵作快验路毙别忙吃。

胖仵作? (唱)吃不成九斗碗来验路毙,

瘦仵作? (唱)肚皮头伸吞头心里着急。

李二哥? (对高唱)请老爷尝一碗野鹤滩的“豆家兄弟”,

高太爷? (唱)无非是鸡抓豆腐、麻辣豆腐、口袋豆腐、熊掌豆腐、白油豆腐和这一碗豆腐皮!

???????? (尝后)可以!

李二哥? (对黄唱)请老爷尝一筷野鹤滩的“天下无比”,

黄太爷? (唱)无非是野芹莱、野韭菜、马齿苋、猪鼻拱、牛肝菌、山蕨菜烧了一根干猫鱼!(尝后)好吃!

胖仵作? (白)他们吃席,我们做事,

瘦仵作? (白)禀揭席,禀验尸——

胖仵作? (唱)身材苗条是个少女,

高太爷? (唱)要喝点枸杞酒不得肾虚。

瘦仵作? (唱)脸带青牙雪白肤色嫩气,

黄太爷? (唱)鸭蛋黄鸡蛋清嫩得安逸。

胖仵作? (唱)抹喉吊无勒伤樱桃紧闭,

右师爷? (唱)鹅颈项兔脑壳天下第一。

左师爷? (唱)猪脑壳耳朵肉味道可以,

瘦仵作? (唱)脑壳上有伤痕还有血迹。

? ?? 请哦,吃哦,拈哦。

两仵作? (唱)这一阵验得老子鬼火起——

[魏张氏端一盘酒菜到仵作面前。

魏张氏? 仵作大哥!

(唱)仵作哥太辛苦令人感激。

喝口酒吃口莱民妇喂你,

两仵作? (唱)你才是观世音把我们怜惜。

魏张氏? (唱)脸礅肉拌蒜泥味还可以?

胖仵作? (唱)脸礅上无伤痕哪有问题。

高、黄? (唱)坐礅炒回锅肉肥而不腻,

瘦仵作? (唱)这身上伤痕交错—

魏张氏? (白)仵作哥快喝酒嘛—

胖仵作? (唱)不算问题!

李二哥? (唱)大老爷再请尝--

两师爷? (唱)东坡肘子,

两仵作? (唱)这膀子白如玉,

高、黄? (唱)吞进了肚皮。

李二哥? (唱)又吃席,又审案,

两师爷? (唱)两得一举。

两仵作? (唱)女人陪,验女人,

高、黄? (唱)出了效率。哈哈!

两仵作? 禀老爷,路毙验讫。

高、黄? 呈笔录!

两师爷? 笔录在此。

高太爷? (念)女尸一具凉拌鸡,枸杞泡酒豆腐皮……

黄太爷? (念)女尸一具豆瓣鱼,鸡鸭鹅兔卤猪蹄……

高太爷? 满纸川莱川酒!

黄太爷? 尽在想精想怪!

左师爷? 又吃又记,出不赢气……

右师爷? 整成莱谱啰……

高、黄? 只有四字可用!

两师爷? 哪四字可用?

高、黄? 女尸一具。哎呀不对!传乡约!

? ? 传乡约!

李二哥? 来了,叩见二位!

? ? 吼啊……

高太爷? 胆大乡约!你报案之时,说那路毙是具男尸。

黄太爷? 仵作所验,又是一具女尸。

高太爷? 男女混淆,复而杂之!

黄太爷? 勾而麻杂,沉而深之,从实招来!

? ? 招!

李二哥? 招招招,两位老爷先前验尸的时候,路毙不见了的时候,两位老爷不依教的时候,我立即去寻找路毙的时候,两位师爷来催我的时候,把她认成路毙的时候,我想两位老爷无尸可验有点可怜的时候,请两位老爷就顺便验个女尸的时候……

高太爷? 你还可怜我们?借个死人来凑数?

黄太爷? 你的运气好,死人都借得倒?

李二哥? 两位老爷,二天不借了!

高、黄? 我喊了你去借呀?

李二哥? 两位老爷专程来验尸的时候,若不给两位老爷找个尸体验的时候,我怕对不起两位老爷的时候……

高太爷? 你少说两句“时候”嘛。

黄太爷? 我看你在滚大案的时候,滚不起走的时候,露了马脚的时候……完了,完了,把我都惹倒了……

高太爷? 幸得好不是禽流感。

左师爷? 时候确实不早了,

右师爷? 天都要打麻子点点了!

高太爷? 仵作!

胖仵作? 小人在!

高太爷? 验尸结果?

胖仵作? 有点……异常。

黄太爷? 仵作!

瘦仵作? 死者生前挨过打。

高、黄? 可有尸亲?

两仵作? 未见尸亲。

呆米娃? (内喊)姐姐呀!(冲上)

高、黄? 你是哪一个?

呆米娃? 她是我姐姐。

高、黄? 你姐姐?

呆米娃? 你不信, 要不你问我娘嘛……(哭)姐姐,娘说她是拿给你吃耗子药“闹”死的。

魏张氏? 老爷,不要听他乱说,他是个瓜娃子。

黄太爷? 乡约差两县一具男尸,想交差又借来一具女尸,而且身有伤痕,突然又冒出个呆米娃,还涉嫌幺店子的老板娘?

高太爷? 内中情由,奇而怪之!

黄太爷? 内中情由,乖拐怪哉!

? ? 老爷,该下班了。

黄太爷? 还没有到六点得嘛。

? ? 差不多了。

高太爷? 乡约。

李二哥? 老爷。

高太爷? 爷命你迅速查清女尸伤情。

黄太爷? 守好女尸,迅速找到路毙,爷明天再审。

李二哥? 老爷,要是我找不倒那具男尸呢?

高太爷? 我叫你吃不完兜着走……

黄太爷? 人过留影,雁过留声,找不倒你就是路毙!

李二哥? 这下真的要出事了。

?????? [切光。

[夜。一弯残月。

[上场原地,篾席下仍然盖着魏降香的“尸体”。

李二哥 (持香烛上)哎!我才是哟,

???????? (唱)木匠做枷锁把自己“枷”起了,

?????????????? 顶碓窝跳加官不讨好来反吃力。

?????????????? 单身汉不能把青头姑娘来迎娶,

?????????????? 守倒的不是新娘是女尸。

?????????????? 降香咧!

?????????????? 你可知那路毙跑到哪里去?

?????????????? 你为何突然间从眼前消失?

?????????????? 耳畔里犹响起你爽朗笑语,

?????????????? 受打骂我心中也为你哭泣。

我知你对乡约也有情意,

我公事忙家底薄不敢贸然把亲提。

?? ????????????我不信你竟会自杀身死,

?????????????? 我不信你有事不让我知。

?????????????? 我要把你的死追查到底,

要弄清这其中未解之谜!

?????? [牛二拿着酒上。

? ? (唱)丢弃死人怕惹祸,

????????????? 吃不香不睡不着。

????????????? 假装酒醉来打探,

????????????? 案子是否有作落。

(装醉)二哥,乡官……来,我请你喝酒、喝酒……

李二哥? 哎呀,牛二,你看你醉成这个样子了,还想喝呀?

? ? 你是打更匠的婆娘——二分半公事人呵!

??????? (唱)恭喜我的大乡约,

太爷面前你是个人物。

????????????? 那个路毙究竟有啥结果?

????????????? 该不会把别人牵连着?

李二哥? 哈哈,牛二,你从来都不管闲事,今天喝了点酒,咋个关心起我的案子来了?

? ? (偏偏倒倒)我关心你嘛……(差点踩着降香)

李二哥? 走开些,看把死人给我坐扁了……

? ? (仔细看)这是我的席子,咋个我的席子跑倒这儿来了?哎呀!咋个男的变成……

李二哥? (一怔)牛二,这席子是你的?那路毙……

? ? (回神)我啥子都不晓得!黑毛猪儿家家有,路毙,哪个是路毙?我不晓得!你晓得,你说,你说……

李二哥? 这是公事,你少打听!

? ? 你不说?你不敢说!。

李二哥? 牛二,我看你今天有点怪头怪脑的,你究竟想打听啥子?

? ? 我?啥都不打听。我在关心你,怕你把案子舂不穿!

李二哥? 谢谢你的好心,有两个大老爷审案,有我乡约在此把脉,还怕把这个案子舂不穿!

[牛二慌张欲下。迎面碰着呆米娃。

呆米娃? (急扶他)哎呀牛二叔,你走得来路不!

? ? 啭我啊!你牛二叔推鸡公牛,再烂的路都不得倒……(边说身子边倒)

呆米娃? 你是真醉,还是假醉,喝醉了吗就回去睡瞌睡嘛。

? ? 乡约乡约,惟愿他这个公事人,早点戳脱!(下)

?????? [魏张氏上。

魏张氏? 呆米娃,你不到野鹤滩去拣柴禾,有闲心跑回来摆龙门阵、冲壳子呀?

呆米娃? 我想看姐姐。娘,我姐不是耗子,咋会吃耗子药嘛?

魏张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哪个都不晓得自己啷个死。(伤心)降香!娘的乖女儿啊……

呆米娃? 姐姐!你死得好冤枉啊!

魏张氏? 啥子,你还会说话呢,她死得冤枉?她哪点死得冤枉?

李二哥? 哎呀 魏二嫂,娃娃家一句话,何必较真。何况我到处找路毙的时候才发现降香死了,她身上有伤,咋个死的,你敢说你不晓得呀?

魏张氏? 我不是给你说了,她是吃耗子药,自杀的!

呆米娃? 又没得哪个看倒她吃……

魏张氏? 怀疑我呀?老娘请你吃“笋子熬肉”!

呆米娃? 姐姐呀,你死了,妈的“笋子熬肉”就该我一个人吃了,我咋个吃得完啊……姐姐,

??????? (唱)好姐姐你活鲜鲜死得突然,

????????????? 耗子药“闹”耗子啷个会把你丢翻?

魏张氏?? 降香!娘的乖女儿啊……

(唱)我要为乖乖女盖床铺盖在身上,

????????? ????要将儿立刻埋在野鹤滩。

李二哥? (唱)太爷尚未把案断,

????????????? 不准动来不能搬。

魏张氏? (唱)猝死之人有传染,

????????????? 怕的是瘟疫传遍野鹤滩。

李二哥? (唱)分明是危言耸听,

????????????? 这其中定有机关。

????????????? 迫不及待埋降香,

????????????? 我看你呀——

魏张氏? 我咋个?我行得端坐得正,不怕哪个乱嚼牙巴?

李二哥? (唱)我看你心中有个鬼在缠!

魏张氏? 啥子鬼?啥子鬼呀?我是心痛折腾我的女娃子,死了都还不得安宁,说得来怪头怪脑的!

李二哥? 她浑身是伤未必不是你下的毒手?

魏张氏? 哼!心中无冷病,不怕鬼敲门。呆米娃,赖到这儿干啥?走,回去!

呆米娃? 我要给姐姐守灵。

李二哥? 我晓得你们姐弟的感情。待明天太爷审了案再好好祭奠她吧!

魏张氏? 你们看,嘴巴像抹了蜜,说的话好甜啊!人家是青天大老爷!哪像你这个呆霉娃,清早八晨爬起来,看到人家的嘴巴在动,你就想吃?吃了肉把骨头往房子上丢,狗都没有维到一根!你看这滩前滩后滩左滩右哪个龟儿子像你……

?????? [魏张氏骂骂咧咧把呆米娃拖进屋去。

李二哥? 遇到这个横扯筋,降香不死也要拿给她打死骂死……

?????? [起更。

?????? (帮)从早晨忙到晚疲于奔命,

????????????? 锣锣响梆梆敲时已三更。

????????? [更响。夜寒风凉。

[李二哥进入幻境:只觉得降香从地上起来了,与他相亲相爱、结婚的情景。李二哥拥抱降香。幻境完,李抱着的却是一张椅子。降香仍然睡地。

李二哥?? 降香,我好幸福!闹了半天,我抱到的才是板凳脚脚。夜深了,我还是睡我的素瞌睡。

[李二哥守在降香前打瞌睡,瞬间睡熟。

[夜色渐深,冷风阵阵。降香渐渐醒来。

??????? (帮)一霎时魂魄飘荡,

不知身在啥地方?

魏降香? (唱)篾席盖身上,

香烛摆身旁,

????????????? 莫非我已死?

????????????? 这情景,好凄凉……

李二哥 (梦呓)降香,你咋个就死了?我要是找不到那路毙,我咋个脱得倒手!

魏降香? 啊……

??????? (唱)残月昏黄,

深深夜,夜露凉。

李二哥独自守我情意长,

????????????? 睡梦中也在念我魏降香。

????????????? 我救助人却惹起如此风浪?

????????????? 我的死却让他痛苦哀伤。

????????????? 那路毙一定就是吕思旺,

????????????? 找到他才能解开这迷惘!

????????????? 李二哥呀!

????????????? 降香愿与你共苦同乐相依傍,

????????????? 降香愿为你奔波解迷惘。

????????????? 事急迫不顾星夜把路上,

????????????? 归来时定叫你欢欢喜喜娶降香!

?????? [降香跪在李二哥面前叩头后急去。

?????? [鸡叫。李二哥醒来,欲为降香添香换烛。猛地发现降香不在!大骇!急寻!

李二哥? 天都亮了,人呢?这野鹤滩的东西烫,守倒面前的死人咋个又不见了?要出事!要出大事……(绝望。瘫软如泥)

?????? [切光。

[景同前场。

??????? (帮)昨天的路毙案今天接着审,

定抓出作案的嫌疑人!

??????? [魏张氏跑上。

魏张氏 (跪在界线中间)两位老爷!申冤啊……

高太爷? 谁在拦轿喊冤?

两师爷? 昨天那个幺店子的老板娘!

黄太爷? 莫非为昨天九斗碗买单之事?

魏张氏? 老爷,昨天的九斗碗有人买单,与老爷无关。民妇喊冤是要状告乡约李二哥!

魏张氏? 老爷,你们喊乡约把我女儿降香的尸身守倒,今早晨我去一看—

黄、高? 咋个?

魏张氏? 不见了!

黄、高? 又不见了?

高太爷? 看来这野鹤滩麻烦还不少?

黄太爷? 野鹤滩简直就是个惹、祸、滩!

两师爷? 住轿!

高太爷? 刚才所告,可是实情?

魏张氏? 我敢赌咒!若有半点不实,雷打板凳脚,火烧对面坡,我一辈子看不倒后颈窝!

魏张氏? (揭开篾席)你们不信,那你们来看,那乡约竟是个面带猪像的奸诈作怪之徒!

高、黄? 传乡约!

? ? 是!

李二哥? (浑身颤抖)参见老爷……

黄太爷? (拍桌。厉声)你做的好事!

李二哥? 小的粗心大意,犯了大错……

黄太爷? 叫你看守女尸,她跑到哪里去了?

李二哥? 我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老爷,你们看倒没有?

高、黄? 我们,我们遇到鬼了!

高太爷 (唱)爷看你在滚大案,

避重就轻在耍奸。

黄太爷? (唱)眼前两件人命案,

???????????? 件件与你有关联。

高太爷 (唱)你不招供怎破案?

黄太爷 (唱)你不招供案难穿!

高太爷 (唱)今天把你来重办,

黄太爷 (唱)为民除害、解民倒悬!(白)来点掌声,谢谢!

李二哥 (心一横)啥子哟!(韵白)热心肠做好事反倒做成嫌疑犯,野鹤滩咋就成了惹祸滩?当乡约协调纠纷催粮收税又派款,当乡约管理一方也算一个渣渣官。二位爷下乡来就该把路毙女尸仔细断,绝不能做一个糊里糊涂糨子官!

高太爷? 哈哈,会说话!你是话里有音,绵里藏针,竟说老爷不会审案是个糊涂糨子官?

黄太爷? 你才是半天云里挂剪刀——高才(裁)?我们都是饮食菩萨?好吃嘴。今天老爷偏要审你这桩刁拐案!

高太爷 年兄, 这桩案不是刁拐案。

黄太爷? 啥子案?

高太爷? 这明明就是……师爷,啥子案!

左师爷? 我看,飞尸案!

右师爷? 尸体会飞?谁人目睹?谁人作证?

左师爷? 你说是啥子案?

右师爷? 我说是匿尸案!

右师爷? 太爷,他是“黄”的!

左师爷? 我们太爷姓高,高明的高!

右师爷? 我们老爷姓黄……

左师爷? 黄腔顶板的黄!

李二哥? 两位师爷不要吵,赶快去把尸体找?

高太爷 (唱)这桩案子有点“肇”,

???????????? 找不到两个死人咋开交?

高太爷 (唱)倒不如先让他审我来观哨,

黄太爷 (唱)让他审我在旁边冷眼瞧。

高太爷 (唱)结了案立即就往上峰报,

黄太爷 (唱)出问题责任就往他头上掀(音“消”)。

高太爷 (唱)这个主意好、好、好!

黄太爷 (唱)进退自如高、高、高!

高太爷? 那是年兄!

黄太爷? 那是高兄台!

高太爷? 年兄乃办案高手,本案还请年兄主审!

黄太爷? 哪里哪里,兄台高明之至,理应你来主审!

高太爷? 年兄,那路毙的大半身是倒在你县境内的呵!

黄太爷? 不不不,那女尸的大半身好像是躺在贵县境内的!

左师爷? 在你县境内!

右师爷? 在你县境内!

左师爷? 在你县!(争吵)

右师爷? 在你县!(争吵)

李二哥? (劝阻)不要吵,不要吵,留点精神把案了!

高太爷? 没有证据,我咋个来担此主审之任。

黄太爷? 证据不足,我咋个来担此主审重任。

高太爷? 你来审!

黄太爷? 你来审!

? ? 你审!你审!

李二哥? 安逸,六月六的衣服,弄来晾起了!两位大老爷不审,未必喊我乡约来审?

高太爷? 嘿!对!这个幺店子的公堂让给你。

? ? 你——来——审!

李二哥? 老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高太爷? 乡约,你到底敢不敢来审案?

李二哥? 以下犯上,坏了朝廷法度,我不敢?

? ? 他不敢!他不敢!?????

李二哥? (豁出去了)啥子哟——

??????? (唱)县太爷相互推诿各有打算,

????????????? 李二哥未必就上不得台盘?

????????????? 找一张牛皮纸摺顶官帽头上戴……(身段)

????????????? 拣一截竹篾片弯成官带围腰间……(身段)

????????????? 我大摇大摆……泥脚杆怎么不大听使唤,

????????????? 威风凛凛……当乡约只有笑脸无威严。

????????????? 麻烦你们, 衙役伯伯……请把堂威吼得响亮点——

[衙役们懒洋洋地吼堂威。

这堂威咋个吼得软绵绵?

我要叫你们一个二个睁起眼睛看,

李二哥是不是那昏昏戳戳,,糊糊涂涂,

知法犯法的十里乡官!

高太爷? 乡坝头的苞谷酒是酿出来的,壳子不是冲出来的?

? ? 审得来不……

李二哥 (豁然开朗)哈哈!我就从它入手——审篾席!

高、黄? (奇怪)审篾席?

左师爷? 老爷,他是在开国际玩笑。

右师爷? 篾席能开口,板凳也能走!

李二哥? (严历地)篾席听着!你既搭过路毙,又盖过降香,他们从何而去?你又从何而来?快快从实招来![众笑。

李二哥? 篾席拒不招供,分明藐视本官!来呀,打!

??????? [众衙役不动。

李二哥? 两位太爷,你们的人不听招呼呵!

高、黄? 我们给你授了权的!

李二哥? 好,打杂师,上签筒(到两太爷桌上签筒抽出衙签掷地)打!打!打!

?????? [衙役无奈,猛打篾席。

李二哥? 哈哈!它招了!

? ??? 招了?

李二哥? 这篾席漏下一地碎米,分明招了它从何而来。

高太爷? 这篾席漏了些米渣渣,说明什么?

黄太爷? 碎米只能喂鸡,咋能破案?

李二哥? 两老爷别打岔,理着藤藤再摸瓜。传牛二!

? ? 传牛二——

??????? [牛二上。

? ? 哟,鸡脚神戴眼镜——充正神了?

李二哥? 牛二,这就是你搭米的篾席?

? 二 (细看)是我搭米的篾席。

李二哥? 牛二,这篾席除了搭米,你还搭个哪个死人?

? ? 你问这些话我不明白!

李二哥? 你不明白,我明白。

? ? 你明白了你就说!

李二哥? 要我说?

左师爷? 你在审人家吗审自己哟?

高太爷? 这叫狗吃粽子,不晓得去解索索。

黄太爷? 还把自己弄来脱不倒爪爪。

? ? 是嘛,人命关天,又没得哪个看倒,咋个说得清楚。你也晓得人命关天!

李二哥? 哈哈!这床篾席,既搭过路毙的尸体,又盖过降香的尸身!

? 二 (慌乱)我只晓得盖过路毙,后来的事跟我无关!

李二哥? 哈哈,你咋个晓得盖过路毙?

? 役 (来了精神)招!

? ? 招嘛!招嘛!

?????? [吹打。牛二诉说。

李二哥? 牛二, 路毙叫何名讳?

? ? 他是城里的大户,正在我们野鹤滩搞旅游开发的吕思旺吕老板!

李二哥? 哦!太爷,一定是牛二走后,我就路过,看见路毙,也没有看清是谁,急忙来向两位老爷报案。

高太爷? 审篾席,高!总算弄清楚路毙是谁了。

黄太爷? 吕思旺既然死在那里,咋个又会失踪呢?

呆米娃? 还是我姐心肠好,把他救了!

李二哥? 真的?

呆米娃? 哄你是狗儿。我和姐把他搀回屋去,又灌醋又喂醒酒汤。他醒了,架势感谢我姐,给了银子我姐都不要,还把他送起走。

魏张氏? 哎呀这个女娃子呵!娘就是想你嫁给他,你咋不把他“稳倒起”咋个那么“瓜” 呵!

李二哥? 哈哈!这个“瓜”么?我就了然在胸了!

?????? (唱)踩准了鼓点子龙灯狮子就耍得转,

???????????? 安正了斗线才把风筝放得上天。

???????????? 扯藤藤自然有大瓜出现,

???????????? 要澄清浑浊水自有白矾。

???????????? 那牛二见死不救要挨大板,

???????????? 魏张氏该戴枷立即丢监。

???????????? 老爷,

???????????? 谢老爷叫乡约来审大案,

????? ???????看哪个小看我一个乡官。

???????????? 当乡官为乡民把实在的事干,

???????????? 当乡官保的是一方平安。

???????????? 当乡官一根针要穿千条线,

???????????? 当乡官俸禄薄我一身清廉。

???????????? 当乡官讲公道惩恶劝善,

???????????? 当乡官就是个地方法官。

???????????? 当乡官当得我至今还是个单身汉,

???????????? 当乡官我做了一回业余县官。

???????????? 当乡官我终于理清楚这桩疑案,

???????????? 当乡官我不愧是乡民拥戴的一方青天!

黄太爷?? 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高太爷 (唱)欢喜老鸹谨防打破蛋,

黄太爷 (唱)这桩案好像还未审完。

李二哥 (唱)我料定会有人要主动来结案,

???????????? 有好事一定降临野鹤滩。

?????? [突然响起喜乐声。

????? [吕思旺引穿戴一新的魏降香上。

吕思旺? 小民叩见两位太爷!

? ? 呀!果然是本县商界大户吕思旺先生!

魏降香? 民女魏降香叩见两位老爷!

高太爷? 昨日见尸身,今日见真身。

黄太爷? 年轻又漂亮,又是观音在显灵。

吕思旺? 太爷,她就是小民的救命恩人呀!

魏降香? (对乡约)李二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李二哥? 降香,救命恩人算不上,幸好太爷要我守你,否则呀——你就遭人活埋了!

魏张氏? 天老爷!幸好那个耗子药是“歪”货……

呆米娃? 姐姐,我说你不是耗子嘛,耗子药“闹”不死你。

高太爷? 来人!把魏张氏戴上枷锁!

黄太爷? 牛二杖责十板!

魏降香? 慢!是我自寻短见。我娘无罪呀!

魏张氏? 儿哪,你不活过来,娘的冤枉就洗不清了!

魏降香? 娘啊……(母女相拥而泣)

吕思旺? 两位老爷,牛二见我烂醉如泥,跌倒地上,误成路毙。他惊吓而去,并无罪过。

? ? “娃赛”,谢谢你!谢谢你。

高太爷? 乡约治下,尽是善良之辈。

黄太爷? 疑案重重,却被他断得明明白白。

高太爷? 师爷,把这野鹤滩之案详细写来,呈送上司,请求通报表扬!

黄太爷? 师爷,把野鹤滩之案妙笔生花,呈报上峰,请求多发奖金!

左师爷? 两县都写?上司只有一个哟!

高、黄? 就写两县合作愉快

两师爷? 对!愉快合作……

吕思旺? 乡约大哥!

?????? (唱)深谢你为报案跑翻了脚板(儿),

李二哥 (唱)急惊风缺冷静我反添麻烦(儿)。

吕思旺 (唱)再谢你护降香免她误进阎王殿(儿),

李二哥 (唱)她命大福大请你结案更聪明(儿)。

吕思旺 (唱)请太爷做冰媒成全好男好姑娘(儿)。

魏降香 (唱)选准了好老公我喜在心坎(儿),

李二哥 (唱)做好事喜事自然来敲门(儿)!

黄太爷? (唱)你必须在本县来扯结婚证(儿),

高太爷? (唱)那边的结婚证只算半边(儿)。

李二哥? (唱)总不能把夫妻掰成两瓣(儿)?

黄、高? (唱)结婚案自己断爷不沾边(儿)!

李二哥? (唱)愿天下有情人不打光棍(儿),

??????? 我来断呀—

呆木娃就当我的舅老倌(儿)!

呆木娃? 哈哈!要出事,要出好事啊!

?????? [喜乐奏响,众把魏降香和乡约拥到一起。

?????? [合唱:两县之交野鹤滩,

?????????????? 野鹤滩的奇案有点玄。

?????????????? 要把奇案理伸展,

?????????????? 大老爷输给小乡官……

?????? [幕闭。

?

?

?

?

?

?

?

?

?

?

?

?

?

?

?

?

???????????????????????????? 20025月 初稿

???????????????????????????? 200511月共五稿

???????????????????????????? 20051210日改稿

???????????????????????????? 20051212日改稿


上一篇:新农村作品:幸福农家乐
下一篇:诗歌:你的目光

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chengduwenhua

365bet滚球_365bet网页_365bet足彩 蜀ICP备11027423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草堂路17号
电话:028-87339103
Mail:cdswhg@126.com
邮编:610072